中华马氏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737|回复: 0

贵阳马士英及其家族之兴衰

[复制链接]

1284

主题

1666

帖子

2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0167

最佳新人活跃会员

QQ
发表于 2017-9-12 12:22:3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明末清初,贵阳马士英家族因马文卿、马明卿兄弟科第蝉联而光耀里闾,亦因南明东阁大学士马士英背负“专权误国”之名而蒙辱于后。清代官修《明史》中,马士英名列奸臣传;孔尚任一部《桃花扇》戏本,更让马士英“遗臭”大江南北。因之,《贵阳府志》、《贵州通志》等地方史籍亦羞于为马士英其人立传。然而,贵阳马氏家族因马士英而声誉贬损,亲友杨龙友、越其杰等人亦遭士林诟病。堂兄马士升、其子马銮,在马士英当国时拒入官场,没有去凑这场“热闹”,清风劲节,里闾传颂,并保全了马氏家族的名节和裔脉。

3023-A3-1.jpg
马士英遗像(贵阳凌惕安作)

  忠奸难评马士英

马士英,字瑶草,贵阳人。为明末诗书画皆工的才人。明万历己未(1619年)成进士,授南京户部主事,后历官严州、河南、大同知府、庐凤总督等职。明王朝覆灭后,马士英与兵部尚书史可法、户部尚书高弘图等拥立福王朱由崧建立南明弘光政权。因“拥兵迎福王于江上”有功,升任东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,都察院右副都御史,成为南明弘光王朝首辅,人称“马阁老”。据《明史·奸臣传》所载:“南明弘光朝亡后,士英与长兴伯吴日生俱擒获,诏俱斩之。事具国史”。《东华录》:“(顺治三年,1646)六月,浙闽总督张存仁疏报:……伪大学士马士英潜遁新昌县山内,都统汉岱追至台州,马士英属下总兵叶承恩等降,并报称马士英批剃为僧,即至寺拘获,并总兵赵体元,令斩之”。在有清一代,马士英之恶几乎为万夫所指,背负着“亡国罪魁”之名,消失于地方史籍之中。时人唯有夏允彝、夏完淳父子《幸存录》对其持论公允,曾遭受黄宗羲等人的斥责。但马土英所著《永城纪略》(含《永牍》)及部分诗文、书画作品尚流传于民间。

民国以来,人们对马士英的“奸臣”之史事进行重新审视。马士英虽非救时之相,亦非亡国罪魁,但在国家与民族的大义面前,马士英及其二子不事清朝,或隐逸于世,或不降而戮,其气节总比东林——复社中攻击“马(士英)阮(大铖)误国”甚烈的“君子清流”屈膝降清、苟延残年光彩得多。现代学者陈垣《明季滇黔佛教考》中,对马士英之评说较为客观公允。其文曰:“弘光阁臣贵阳马士英,兵败后,亦削发入四明山中,为清兵擒戮,事见刘銮《五石瓠》……老友安顺姚大荣先生谓《明史》以士英入《奸臣传》不当,撰《马阁老洗冤录》以驳之,其说允否,自有公论。惟士英实为弘光朝最后奋战之一人,与阮大铖之先附阉党,后复降清,究有大别。南京即覆,黄端伯被执不屈,豫王问:‘马士英何相?’端伯曰:‘贤相。’问:‘何指奸为贤?’曰:‘不降即贤。’谅哉!马、阮并称,诚士英之不幸。《易》曰:比之匪人,不亦伤乎!可为士英诵矣……”当代江西学者陈红、吴之邨《南昌青云圃马道人考——马士英晚节考稿》、《马瑶草逸剧初考》等文,从大量的历史文献中寻找出马士英禅隐青云圃之迹。2014年4月,黔赣两省学者还在贵阳举行史上首次“马士英学术研讨会”,为马士英“正名”,两省学者并前往修文、白云踏访马士英家族遗迹。

目前,在历史人物马士英的研究中,当代学者李先耕教授《马士英姓字家族考》,对其家族进行过详尽之考订,纠正了许多因儒相诟病而流行于世的歧说。如源自于计六奇《明季南略》中的“马士英本姓李,原籍广西梧州藤县”的“螟蛉子”之说,以及马士英“字冲然”的考证等等,证据详实,辨析严慎,令人信服。

  军屯后裔科甲兴

贵阳马士英家族史料,大多源自明万历年间黔宦郭子章所撰《封御史马腾海公墓志铭》。而清代《贵阳府志》、《黔诗纪略》等地方典籍收录郭文时,因“讳恶”之故,有意将马明卿子士英之名削隐而去。

贵阳马氏原为淮南仪真(今江苏省仪真市)人,明初,始祖马成自仪真从戎入黔(为马氏入黔一世祖),以功升至指挥使,子孙世袭其职,遂为黔人。六传至马福,为昭勇将军、贵州卫掌印指挥,“握卫符三十年,卫政肃举,晚辞荣学禅,筑精舍键户修持”。马福长子应龙承袭祖职;次子云龙,字翔高,号腾海,“弱冠,为郡之诸生,每试辄高等,数入棘闱,屡蹶”。马应龙科场失意后,携孺人幼子隐居于贵阳城北谷七堡(今修文县谷堡镇境内),其“足不履城闉,口不道世故,家藏书充栋,间于理数、堪舆诸帙一涉猎焉”。卒于万历辛丑年(1901)十一月,享年六十四岁,甲辰年(1604)四月四日安葬于起龙山。云龙生有五子:长子禹卿,以军功世袭指挥;次子文卿,隶籍贵州宣慰司,万历乙酉(1585年)举人、壬辰(1592年)进士,官至山西道监御史、巡按广东;三子明卿,隶籍贵阳府,万历戊子(1588年)举人,官任至晋宁知府;四子汉卿,武职把总;五子鼎卿;六子台卿。

马云龙之后,马氏家族重视文教,子孙科甲蝉联,由戍边将门转变为文人世家,成为黔中显宦。明万历年间,继马文卿、马明卿兄弟之后,明卿子马士英壬子(1612年)中举人,己未(1619年)成进士。马氏一门三举人、两进士,荣及里闾。同时,马氏与贵阳名门望族顾氏、杨氏、越氏互为姻亲,禹卿之女寿妹,适镇远侯顾成后裔、世袭指挥顾丛新;明卿之女举妹(马士英胞妹),适河南巡抚越其杰;文卿之女,适南明兵部侍郎杨龙友;汉卿之子马士鳌,娶杨师孔之女(杨龙友胞妹)。由此可见,当年马氏家族在贵阳显赫地位。

  马氏家族颂千秋

马士英二伯父文卿,《贵州通志》载:“马文卿,字瑞符,贵阳人。万历壬辰(1592年)进士,选庶吉士,授御史,按东粤。以戆直忤时辈被谪,遂不赴铨补,居乡数十年,杜门却扫,绝迹公庭。年八十三卒……”在《明史》王保传中有“蓟三协南营兵,戚继光所募也。调攻朝鲜撤还,道石门鼓噪,挟增月饷。(王)保诱令赴演武场,击杀数百人,以反闻。给事中戴士衡、御史汪以时言南兵未尝反,保纵意击杀,请遣官按问。巡关御史马文卿庇保,言南兵大逆有十,尚书石星附会之,遂以定变功进保秩为真,荫子。”文卿在直隶巡关御史任上,与都督同知王保等督修长城一段,写有《游红螺寺》诗一首:“非云非雾亦非烟,夕喷红芒焰触天。山际翠眉呈秀气,潭中螺髻照灵巅。虹霓林麓光遥度,老蜃楼台影倒悬。百丈峰头近百斗,错疑胜地吐龙泉。”后任山西道监察御史,万历戊午年(1618),应贵阳世家许氏之邀为乡贤许成德墓志书丹。后又任职广东巡按御史,文卿重视《广东通志》的撰修。贵阳甲秀楼建成,黔人思及罢职离黔的贵州巡抚江东之,在楼前为江刻像竖碑,马文卿撰有《江公堤碑记》。马谪官回乡,隐居于林下。

马士英之父明卿,万历戊子(1588年)举人,万历二十四年(1596)选授华阴知县,辛丑年(1901)十一月丁父忧回籍守制。居丧届满后,以吏才擢升晋宁知府。在任华阴知县任内卓有政声,参与《华岳全集》的修订编辑工作,“订讹删芜,括聚散逸,图说增饰,厘改典记,曹分类析”,明卿并撰有《重刻华岳全集跋》。后人评述明卿编辑的《华岳全集》为:“可谓详且尽矣,然务为摭实而略于考核。”

马士英堂兄马士升,《贵阳府志》载:“马士升,字君秀,贵阳人,监察御史文卿之子也。性孤洁,不喜与人结。幼为诸生,旋自弃去,客居陕西某县山寺中,一榻萧然,意澹如也。日以篇什自娱。后遇寇,大骂遇害。乾隆中,祀忠义。”《黔诗纪略》采其《时事》诗一首:“时事已如此,杞忧将奈何?可怜蒿作柱,岂止镜为荷。屏迹青山浅,逢人白眼多。此身无著处,行坐一悲歌。”莫友芝传证曰:“布衣承祖父之恬退,清风劲节,光耀里闾。而其从昆弟士英乃干进误国,黄口亦羞,道之若凂。一家之中而薰犹不同器乃如此!惠蹠耕魋,真不可解也。”

马士英子女,见诸史籍的有:长子马銮,次子马锡。马銮其人,《黔诗纪略后编》补编采录马銮诗二十首,并传证曰:“銮字伯和,贵阳人,大学士士英子。国亡后卖卜金陵以死。士英当国,华亭顾在观为杨龙友所引,入士英幕,尝言阮大铖不可用。大铖欲起钩党之狱,在观说伯和泣谏,赖以稍止,是亦能干蛊者。”卓尔堪《明遗民诗》录其诗五十首,并为之传云:“马銮,一作鸣銮,字伯和,贵州贵阳人。壮时值南都新建,执政纷张,进言不听,遂绝仕进。及家国破亡,君子亦深谅之。晚年垂帘白下,有《咏美人》三十六绝句,寓意有在。”马銮曾隐居于姑熟(今安徽当涂县)直至天下安定,清康熙二年(1663)后应江宁织造曹玺之聘回到金陵(南京),担任曹玺之子曹寅的启蒙塾师。在曹寅《楝亭诗集》中收录有《见雁怀马伯和》、《哭马伯和先生二首》诗,从诗文中可窥曹马的师生之谊。马銮约生于明万历末,卒于康熙十六年以前,以其南都建言和民族气节为士林所重。马士英次子马锡,计六奇《明季南略》曰:“(弘光元年三月)十二乙未,史可法自劾师久无功。马士英请荫内官三人,各锦衣千户世袭。阮大铖荐马锡充总兵,仍莅京营。锡即士英长子,以白衣径仕。”计将马锡误作“士英长子”。刘廷锡《广阳杂记》记录了其结局:“马锡,士英子也,为禁军提督。大兵渡江,枭首于市。”马士英女婿章尔佩,字灵药,贵阳人,以孝廉仕澄江太守。“弘光时,身在南京,忽思家而归,以此得免”。

马士英的堂妹夫杨龙友,名文骢,号山子,贵阳人。万历戊午年(1618)举人,诗书画皆擅,堪称三绝,著有《山水移》、《洵美堂》诗文集,为明末著名的书画家。《黔诗纪略》采录的诗作中有《送马瑶草北上》、《和马瑶草挽羽生鸿怨三首》、《寄马瑶草》,可见杨龙友对当年马士英寄予厚望。杨龙友历官华亭教谕、青田知县。南明马士英当国,任兵部职方主事,官至右佥都御史。唐王隆武政权成立,任兵部右侍郎。率部与清军交战,于仙霞岭被俘,不降被戮。其子鼎卿及全家三十六人同时殉难。士英胞妹夫越其杰,字自兴、卓凡、汉房,贵阳人。万历丙午年(1606)举人,历官夔州府同知、霸州兵备副使。弘光政权时,官至河南巡抚,清军攻入南京时不知所踪。著有《蓟门》、《白门》、《知非草》、《屡非草》等诗文集。冲然(马士英)为《屡非草》作有序文。杨龙友、越其杰二人,因与马士英姻亲之故,亦遭时人诟病。

  历史遗存多难觅

(民国)《修文县志》有:“马家桥,在城(修文县城)东十五里,马腾海建。上倚金钟山,下跨鸡心石流来之水”;“马文卿祖墓,在城东十五里石安寨右侧。文卿,明代官御史”;“马世英祖墓,在修文中南区第五保石鞍寨右侧,有马世英阁老祖墓一冢。形势颇佳,乡人名曰交椅穴”之记载。如今,马腾海所建之古桥——“马家桥”早已损毀,但作为一个大地名却永远地留存了下来。石鞍寨的“马文卿祖墓”、“马士英阁老祖墓”早已难觅踪迹,询之当地村民却一脸茫然。幸有县志确载,否则人们连“马家桥”之来历都难以道明。马家桥、石鞍寨原为明代贵州卫属下谷七堡辖地,即马云龙隐居之所,亦为马氏卜葬家人之“风水宝地”。之后其裔孙迁往贵阳、马家寺等地定居,马氏家族在此销声匿迹。

(民国)《贵州通志》记载:马云龙之墓在贵阳府城南观风台侧。而郭子章所撰马云龙墓志则指明葬地“起龙山”,也许就是贵阳观风台的前称。观风台,明万历三十二年(1604)贵州巡抚毕三才建亭其上,郭子章题亭额曰“观风”而得名。1928年建无线电台于其上,尚存明代马福及其子马云龙墓。后观风山麓辟为住宅区,其亭台、古墓等荡然无存。又据刘隆民教授介绍:“在今省老干中心附近,有两个名胜,一个是卢涛的半日山庄,另一个就是马士英墓”。“我曾向马士英的后代贤伟先生打听,他也不清楚,只听说长辈曾去上过坟”,“因马士英被清军杀于福建,其棺难于运行千里到贵阳安葬,马士英墓,无论在贵阳哪里,都可能只是个衣冠墓”。关于马士英传说,如马士英回乡至观风台祭扫祖墓,于山寺中“指认前身”,老贵阳北门城隍庙前,马士英家人曾居住于此,街道得名“一品坊”等等。据《贵阳府志》明陈(文学)汤(冔)二马(廷锡、云龙)吴(淮)传中,有“马文卿……孙羲诰,康熙二十三年(1684)举人,官知县”,《砀山县志》历任知县中有:“马羲浩,定番人,举人,康熙三十七年(1698)任”。马羲浩寄学定番州(明清贵阳府所属州县之一),任官砀山知县;《贵阳府志·选举》举人表中有:“乾隆三年(1738)戊午科,贵阳,马瑹,羲浩孙,官知县”。四年后,马瑹高中壬戌科进士。至马士英之后,贵阳马氏家族再无与之相埒的达官显贵,谁也不会去深究传说的渊源了。

如今,在贵阳有踪可觅的只有贵阳城内“马家巷”和贵阳城北郊外的白云区“马家寺”。贵阳城内黔灵西路马家巷,就是马士英的花园宅即。过去的马家巷是一条专门前往马府的死胡同,后来巷子被打通,一头连着毓秀路,一头连着黔灵西路。随着马氏家族的衰落,马府风流早被风吹雨打去,主人后裔不知迁徙何地。

马家寺,即白云区麦架镇马堰村马堰寨。(道光)《贵阳府志》载:“马家寺寨,在(贵阳)城北四十里。原名麦架下寨,因万历四十年(1612)马文卿建寺,更名焉”,“马家寺,在马家寺寨后,有将军殿、金刚台,里人马文卿兄弟建”。笔者早年任教于此地,曾多次寻访过当地的老人及马姓学生家长。据世居当地的顾怀正老人介绍:马家寺,也叫马家祠,是“马阁老”家的祠堂。这个寨子里,建有家祠的只有顾、马二姓。当年马家有名有势,所以寨子就取名马家寺。在“长毛贼起反”时(清咸同年间),“长毛贼”入寨,将顾、马二姓的祠堂放火烧毀了。后来,两姓人家再无能力修复家祠。寨子后山马家寺的雕花基石尚有几块,还有遗迹可见。又据自称“马阁老”后人的马尚全家人说,他们的老祖公原来居住在修文马家桥,马家寺是马阁老修建的,家里的人就从马家桥迁入此地居住。在反乱年间,马家几乎被杀绝。原来的族谱存放于祠堂,祠堂被“长毛贼”放火烧毀时一同毁掉了。寨子附近还有许多老祖坟,也分不清是哪一代老祖公、老祖太的坟,曾有贵阳等地的马氏人家来这里上过坟……

1986年,笔者曾到马堰一带进行过文物普查,在马家寺寨(今马堰村)附近佛牙洞侧“石墓坟”发现明清时期立有碑记的马氏古墓群。其中,有“万历丁已(1617年)仲春”、“明诰封太淑人马母越氏墓”,因碑石风化严重,立碑人名无法辨认;一座为无法辨认立碑时间及立碑人的“明诰封太淑人马母□氏墓”;另一座明墓碑石风化更堪,碑文都无法辨认,相邻的还有一些难确认的土坟堆。明墓碑石材质为白棉石,系整块石材雕刻,上仿歇山顶,有瓦檐、门柱,碑面凹进,碑文镌刻较浅,下仿须弥座束腰,镌刻有卷云纹,民间谓之“神龛碑”。其余碑记格规格大小相近。石墓群中有“嘉庆丁丑年(1817)八月吉日立”碑的古墓葬三座:其中一座碑记为“高祖勇略将军伯□马公墓”,立碑人为“男德元、贞,曾孙履豊、升祀”,碑面刻有“生于明万历庚申年十一月九日;卒于清康熙戊□年九月二十一日”两行小字(“□”为无法辨识文字),墓石为青石,墓碑则为白棉石。另一座墓为“安仁马公之墓”、“姪履豊、升祀”。这些明清古墓早已被盗掘,有的碑石残破,倒置墓前,惨不忍睹。但这些古墓葬可以证明马氏与贵阳越氏联姻事实。“明诰封太淑人”为明代三品官员的母亲或祖母封号,在明万历年间贵阳马氏家族中,只有御史马文卿才能达此品级,似与马文卿有关。“勇略将军”之封号,也许是南明弘光时马士英“请荫内官三人”而获取之封号,此墓是否马士英获得封荫的其中一子之墓(根据其生卒年之记,疑为马銮墓),还有待于贵阳马士英家族谱的现身,才能确考。

马氏家族因马文卿兄弟入仕为官而兴,亨誉闾里,亦因马士英位至人臣而衰,蒙辱于后。末代之腐败,谁也不能挽回王朝倾塌之势,虽望族世家,大多却难免成为覆巢之卵,随着王朝的风云变幻而盛衰荣枯、升落起伏……人事有代谢,往来成古今。许多家族虽兴旺一时,往往却逃不脱“君子之泽五代而斩”的命运,贵阳马士英家族亦然也。

3023-A3-2.jpg
马家寺马氏古墓葬
3023-A3-3.jpg
贵州、江西两省文史专家踏勘马氏家族古墓群

来自:贵州政协报 文/图 李 峰


马庆喜,浙江龙游范坦马氏,始迁祖为宋殿中侍御史马伸,于南宋建炎二年自山东东平迁入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手机版|中华马氏网 ( 浙ICP备09020836号 ) 浙公网安备33082502000231号

JS of wanmeiff.com and vcpic.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, respect of, thank you!JS of wanmeiff.com and vcpic.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, respect of, thank you!

GMT+8, 2020-4-7 01:24 , Processed in 0.127861 second(s), 3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