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华马氏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51|回复: 0

杭州人马叙伦(下)

[复制链接]

1248

主题

1617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9295

最佳新人活跃会员

QQ
发表于 2019-6-22 20:18:2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141804.jpg

141805.jpg

141806.jpg

141807.jpg

马叙伦的衣冠冢面朝钱江,背靠翠山,魂萦在孟坞的山坡。或许,某些人对他早期的学术论述有过异议;或许,在吊诡的年代,有人一度不理解他的所为。但是,无论他的训诂学硕果和对教育的成就;还有,他曾经的追求,都应该是我们杭州的人文史上,不可或缺的一页。

曹晓波

❶ 论亲他是长辈

马叙伦说,“我和章(太炎)先生,论亲他是长辈”。这“亲”指亲戚么?他没有细说。只说章太炎幼年,住在杭州里横河桥南河岸。当年,仁和、钱塘两县,虽以如今解放街为界,因东河无桥,要往北走到万安桥过河,再以这桥东面的横河,为两县的界限。章太炎住河的南岸,也属仁和县。章太炎比马叙伦大十六岁,“论亲他是长辈”,难道说的就是这?

党人演讲风盛时,章太炎好振臂上台,但他不喜欢从后台拾级而上,好从前台鱼跃攀登。演说也是寥寥几语:“必须革命,不可不革命,不可不革命!”说好再从台前蹦下。此时的他,剪了辫子,依然长衫马褂。夏天,长衫里裸身,裤带是两根“缚腿带”,一蹦,就要提裤子,怕掉落。马叙伦如此说。

1913年,汤尔和当了北京“医专”校长,邀马叙伦担任国文教员。当时,章太炎因为反对袁世凯称帝,被软禁在东四牌楼钱粮胡同。马叙伦常去看他,也常被章先生留饭。有一次章太炎绝食,马叙伦闻讯赶去。

《我在六十岁以前》与《石屋余渖》对此事的记述,有一天之差。但章太炎的绝食,至少已经两天。那是1915年农历正月,北方大寒,屋内没有取暖的炉子。因为章太炎担心袁世凯用煤气熏死他,不许屋内烧煤,他裹了三条棉被,不停抽烟,对进食的劝说,“油盐不进”。马叙伦冻得两脚麻木,走动取暖。

马叙伦从老庄、孔孟、朱程,扯到了晚上,章太炎越扯越兴奋。马说我饿煞了,陪我吃点东西,章居然点头。侍候的人赶紧做了两碗“鸡子儿”,章先生一口一个,吃完一碗,又把马叙伦那碗也吃了。这是《我在六十岁以前》说的。《石屋余渖》说的不是“鸡子儿”,是一个“卵”傍“段”字。这字连《康熙字典》都没收,训诂学造诣极深的马先生,应该指的是“蒸蛋”。要不,哪怕章太炎未到50岁,连饿两天,也不能猛吃两碗囫囵蛋。

袁世凯称帝后,马叙伦不愿在“皇帝”眼皮下做人,辞了职,与汤尔和一起离京。他向章太炎告别时,“太炎泫然,平生未见其若此也”。也就是说,章太炎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,马从没见他这么难过。

马叙伦很佩服太炎先生的学识,喜欢与他论学,但不愿听他说政事。他认为章太炎一张嘴,几乎是口舌运书,让人“洞照无遗”。而一说到政事,每每违于事势。论学时两人也有争议,马叙伦认为一切事物皆有因缘聚散,“依物质不灭定例,散于此复聚于彼”,即庄子说“化臭腐为神奇,化神奇为臭腐也”。太炎先生不以为然,对因果相报却“亦时道之”。

❷ 浙江“一师”

1917年初,在浙江省财政厅当了一年秘书的马叙伦,又受蔡元培邀请,去“北大”任教。一心要边任教,边写一部《说文解字六书疏证》的马叙伦,无意中在北平际遇了1919年的“五四”,还被推举成了中等以上学校教职员工联合会书记,这年他35岁。

这“书记”与如今不同,指“秘书(记录)”或“秘书长”一类。这是“新政”后的词,清时称“笔帖式”。后来,“联合会”主席因心脏病突然去世,马叙伦当了主席。“书记”由“北大”文学院长李大钊担任。

1921年6月3日,因北洋政府拖欠教师薪金,马叙伦、李大钊率众到总统府索薪,被军警打了。那外软内硬的警棍,使马叙伦的颅内积了淤血。有一日开会,他疲劳过度,一下子跌倒,从此脑病发作,不得不回到杭州修养。这也是他三十多年后悲剧的初起。

当时的浙江“一师”(浙江第一师范学校),因学生施存统的一篇文章闹出了大学潮,校长经亨颐离职。换了一位新校长,面对动辄闹事的学生,干不下去。尽管不少人对这职位“食指动”,却无人敢接。

浙江教育厅长一听马叙伦回杭,有了聘意。这不仅因为马是“北大”教员,是“联合会”主席。还有一点,他在1909年任“一师”前身“两级师范学堂”教员时,是一个25岁而没有功名的“布衣”,教的是枯燥的“群经源流课”,即国学、经学。但是,马叙伦一上课,就连那些轻视他的学生,全兴趣盎然。

马叙伦答应,“在有条件的底下”去当校长。什么“条件”?他的自述没有说明。估计,不受教育界复杂派系的左右,是主要方面。1921年9月,只有近二十年教龄,却不是“科班”出身的马叙伦,就任浙江“一师”校长。

没有办校经验与治校手腕,马叙伦将“北大”的教授治校方法,推行到“一师”。同时,他也没去削弱那些“火气”正旺的学生自治会权力,因为马叙伦在杭州的教育界,并无势力。他说,有时还得借重“一师”的学生。

在教员中,马叙伦没搞“一朝天子一朝臣”,倒是做了一些争取教育经费的事。为了筹资修葺校舍,他得罪了省长沈金鉴。学校的新局面一开创,教育界的保守派就议论四起,传出“蒋腿马黄党”一说。“黄”指黄人望,老同盟会员,马的好友。“蒋腿”,似乎说的是火腿中的珍品,其实指当时“北大”的代理校长蒋梦麟。有人认为,北京的教育界上层,是蒋在为马说话。马叙伦说,真是委屈了蒋先生。

那两年,“一师”的学生社团活跃。赵平福(柔石)、冯雪峰、汪静之等人成立了晨光社。潘洲(漠华)、冯雪峰、汪静之等成立了“湖畔诗社”。这些具有“革命”意识的学生社团,和马叙伦的治校不无关系。

❸ 离开“一师”

当时,“一师”的学生自治会已有了一定的共产主义意识。早在1920年6月,陈独秀、施存统等5人就决定成立“社会共产党”,后来他们也是“中共”最早的成员。施存统的《非孝》所引发的“一师”学潮,就是因为文字的“过激”。

第二个学期的某天,为了一件后来马叙伦都想不起来的事情,有一位学生代表对他说话“失礼”了。为了办教育,失了自己的信仰,不值得,马叙伦想立即辞职。为什么他会这么气愤?也许,只能从他对李大钊的“暴力革命”分歧上,看出“青萍之末”。此外,马叙伦在倡导民主、平等教育的同时,还是强调要保存部分旧式教育的内容。“辞职书”一上交,强势的学生自治会也觉得不当,派代表来挽留。马叙伦只好忍耐,继续当校长。

有文字说,“一师”的前身就是“养正书塾”,这话并不完全正确。因为在这以前,由“养正书塾”沿袭下来的“杭州府中学堂”,曾经两次改名,先叫“浙江官立第一中学堂”,后叫“浙江省立第一中学校”。1923年的夏天,才合并到了浙江第一师范学校。后来几经改名,到1933年8月,命名浙江省立杭州高级中学,就有了“杭高”一说。马叙伦的子女,不少都在“杭高”就读过。

再说1922年6月。浙江教育界正处于从“旧”到“新”的变革。守旧的“保守派”们,根本拿不出变革的好方案。蔡元培等人推荐,马叙伦担任了浙江省教育厅长。

新官上任,照例,僚属要更换,上属也会趁机推荐人。不过,马叙伦铁定主意,僚属只要不敷衍了事,照单全留。有人找省督办,找省长,给马叙伦写条子,举荐一下。省长沈金鉴说,别处我可以替你出推荐信,马厅长那里,我出信也是无用的。

也就一个月左右,汤尔和担任了北洋政府教育总长。这把兄弟没经马叙伦同意,推荐马担任教育部次长,相当于现在的副部长。马叙伦也就顺势离开杭州,去了北平。

❹ 策划浙江独立

1926年,国共合作,在北平,左、右两派国民党部,都很堂而皇之。双方也时而团结,和段祺瑞为首的北洋政府进行斗争。3月8日,北京学生两万人大游行,抗议“庚子赔款”没用在教育上,各校的教授都参加了。

作为“西山派”的宣传部长马叙伦,也参加了。这一天,段祺瑞的卫队对学生开了枪,又大肆逮捕。马叙伦脱了长衫,换上西装,和“北大”代理校长蒋梦麟等,先是藏匿,后回到杭州,这已经是9月。这时,南面国共合作的北伐军,打到了江西。

孙传芳坐镇九江,督战反击北伐。杭州的孙部卢香亭两旅,也北进上海,少数留守。军、警都在省长夏超掌控之中,国共合作下的地下组织,正在设法策划夏超反水。马叙伦知道夏超不满意外省人统治浙江,他委托黄人望传话,策反夏超。

早在1922年,马叙伦任浙江教育厅长时,和警察厅长夏超私交不错。这一次,一说即合。夏超请马叙伦代表他,去一趟广州,直接和国民政府洽谈。马叙伦到广州见到国民党大佬张静江和国民政府主席谭延闿。张、谭委任夏超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军军长兼理浙江民政。并约定,北伐军夺取九江后,浙江马上响应,截断孙传芳军队的退路。

夏超的行动急了一点,部署又不够缜密,也没有把留守在杭州的孙部人员扣留。仓促间,拟定了新的省政府名单,其中,马叙伦任建设厅长。这消息一经泄漏,卢香亭两旅迅速返回,双方在枫泾交战,夏部一击大溃。在此之前,马叙伦已坐上火车赶去上海。因为广州的张静江要求夏超拨十万银圆给上海的钮永建,这钮先生是广州的国民政府驻上海筹划军费的。马叙伦拿了夏超开的银票,在双方交火之前,已经车过枫泾。

卢部宋梅村旅“杀”回杭城,商会会长王竹斋以百万银元具保,请务戒杀掠。这时,谁都不知道夏超已经被杀。马叙伦剃光了二十多年的长须(他中年以后的美髯,是上海沦陷后,蓄志再留的),和蒋梦麟等开始“逃亡”。经绍兴,走宁波,乘船到上海,再下福州、厦门。

《石屋续渖》说夏超起兵,虽然没有成功,但已经动了孙传芳的老巢。当时,北伐军中路的蒋介石总司令部已被孙部攻下,但孙传芳一听到夏超“十兄弟”之一的周凤歧一师不听命令返回浙江时,顿时乱了阵脚。北伐军就在差一点要“不免”兵挫时,得到机遇,反攻大胜。孙传芳恨极,发出“通缉令”,马叙伦名列“第一”。

❺ “清党”前后

1927年2月,北伐军进入杭州,马叙伦是“政治会议”浙江分会的五人委员之一。主席张静江,另三个委员是宣中华、蒋梦麟、庄崧甫。

宣中华29岁,以他为首的国民党浙江省党部,提出灭毁宗教。传言一出,吓坏了寺院僧侣。当时弘一法师(李叔同)正在虎跑定慧寺,宣中华是他在浙江第一师范学校任教时的学生。李叔同要宣中华到定慧寺,明确说,寺院不得毁,“和尚这条路亦当留着”。宣中华只得停止。

对此,马叙伦有不同看法,他说,佛法最重“利他”,而现在的僧侣“唯求自度”,他们受信徒供养,却无所施舍于他人。如果僧侣能真正理解佛法,应当从生活实际上解决众生的苦恼,如果只是精神上的开脱,寺院“又有何益于众生”?

转眼4月,马叙伦陪张静江去了上海,下榻枫林桥上海镇守使署。马叙伦房间的隔壁,是会议室。有天下午,开中央监察委员会,张静江叫马叙伦,说秘书不在,请马先生“权充”一下。也就在这一次会上,马叙伦见到了蒋介石,也听到了“清党”的决定。

这就是“四·一二”事变,当马叙伦返回杭州,浙江也执行了“清党”。共产党人跑的跑,抓的抓。宣中华先是藏匿在闸口铁路工人中,后来扮成列车长坐火车去上海,在龙华,被军警捕获,没几天就枪决了。

两年后,马叙伦的两位表姐妹岐祥、屺祥,因为共产党的案子,被拘在北平公安局好几个月。马通过关系将她们保释了出来,谈起共产党的事情,岐祥说宣中华的死,就是因为你马叙伦。马十分诧异,他说,我绝对不主张以暴行加于人,何况“陷人于死乎”!

此事记于《石屋余渖》,为此,马叙伦说到早年他在北平,得知当局马上逮捕中共领袖陈独秀与李大钊,危急之中,他通过“北大”教授沈士远宅电,辗转通知了时任“北大”文学院长陈独秀,使李大钊和陈独秀都得以逃出北京。

马叙伦激愤地说,宣中华是个有才的青年,被捕遭杀,他真的很痛惜。

❻ 民政厅长

南京国民政府成立,马叙伦出任浙江省民政厅长。当时,省政府门前的“饰物”,是一匾“廉洁政府”。第一届省政府委员中,大多是从书堆里“爬”出来的知识分子,“清白乃心”,想干点成绩,给各省做做榜样。

当时的警察局也归民政厅掌管,某人求职,晓得马叙伦不贪财,投其所好送“雅物”。那是马叙伦父亲的一位旧友,为儿子求警佐一职,送马一把名人题的折扇,扇柄刻了“厅长”一职。对这事,马认为古人也如此,应该没有“所嫌”。但在“民主政制”下,去了官,就是民,这把扇子一直被他“闷置”箱中。

值得一说的,是马叙伦“平息”了一场罢市危机。要说这事,多亏老友马寅初。那天晚上十点多,马寅初突然造访马叙伦,说明天要罢市。为啥?中国银行杭州分行经理金润泉,因弟弟包揽丝茧捐,被警察抓了。银行家、商家都认为“革命的廉洁政府”太厉害,他们不敢向政府说话,只好采取联合罢市。马叙伦连夜把商会会长王竹斋请来,要他明日找两家银行具保,领回金润泉。当晚,危机解决。

不久,因派系斗争,蒋介石“自动”下野。张静江辞了浙江省政府主席,马叙伦也“自然辞职”。到了1928年12月,蒋介石“复出”后的南京政府,任命蒋梦麟为教育部长,马叙伦任次长。这也是马叙伦继北洋政府的教育次长后,第三次担任此职。

据马叙伦自述,这教育部还不如北洋政府,为啥?因为中央党部政治会议,还有国民政府秘书,常常以“奉主席(蒋中正)渝”,直达教育部,打乱教育计划,搞得大家“官兴”不佳。正好,马叙伦碰上家庭问题,就此辞职,1929年冬天,他又回到杭州。

这一回,马叙伦决心“从此柴门不再开”,在家续写《说文解字六书疏证》了。没料到,半年以后,“北大”又来找他去任教。马叙伦拖了一年,1931年1月,才去了北平,这也是他第四次重返“北大”。从那后,马叙伦再返杭州,来去匆匆。

直到2002年春,杭州西郊大诸桥北孟坞的马氏六代墓地中,一座马叙伦的衣冠冢悄然立于原配王瑛一旁。离开人世三十二年的马叙伦先生,终于魂兮归来。

附:文人风骨

李郁葱

在大事件中可以看出一个人的风骨,尤其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,我们今天去看马叙伦时,他的辞职和回乡是多么的惊心动魄:这绝对不是李白诗中那种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”的转身,更多的是一种考量和未知,是对个人勇气的一种见证。

大时代对于个人而言,是一种抉择,马叙伦的抉择没有让我们失望。

“当时,北伐军中路的蒋介石总司令部已被孙部攻下,但孙传芳一听到夏超‘十兄弟’之一的周凤歧一师不听命令返回浙江时,顿时乱了阵脚。北伐军就在差一点要‘不免’兵挫时,得到机遇,反攻大胜。孙传芳恨极,发出‘通缉令’,马叙伦名列‘第一’”。

曹晓波这样叙述这段历史,而这个名列第一,从后世的角度去看,实在值得马叙伦骄傲,这是一种怎么样的荣光啊!

杭州人马叙伦,便是我们对他的认同。

摘自:杭州日报 2019-06-21 第A22版:西湖副刊


相关帖子

马庆喜,浙江龙游范坦马氏,始迁祖为宋殿中侍御史马伸,于南宋建炎二年自山东东平迁入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手机版|中华马氏网 ( 浙ICP备09020836号 )

JS of wanmeiff.com and vcpic.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, respect of, thank you!JS of wanmeiff.com and vcpic.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, respect of, thank you!

浙公网安备33082502000231号  

GMT+8, 2019-7-22 15:45 , Processed in 0.192038 second(s), 3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9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