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华马氏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53|回复: 0

毕节马家屯的传说

[复制链接]

1284

主题

1666

帖子

2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0085

最佳新人活跃会员

QQ
发表于 2019-12-22 08:32:0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毕节的的马家屯,位于原毕节卫,后来的毕节县,现在的七星关区青场镇境内的新沟村。
二十多年前,那时我还很年轻,常常听到族中老辈人摆谈马家屯的故事。只要一旦有人提到马家屯,他们一打开话匣子,便滔滔不绝,津津乐道,当讲到祖辈遇难时,他们会眼含泪花。特别是族祖马世尧,还有曾任过青场区委书记的族祖马世权,讲起来仿佛身临其境。本人曾多次听他们讲述,也去过几次马家屯,,听过那里的老人们多次谈起马家屯马家的故事。这些故事,不知经过了多少人口口相传,至今仍然经久不衰。当你去到那里,定会有人绘声绘色向你述说。直到今天,马家屯人人皆知,个个晓得。
明军入驻守,开垦蛮荒老箐沟;
马瑛定居业,肇启地名马家屯。
话说朱元璋建立了大明王朝,年号叫做洪武。就在洪武年间,盘踞在云贵的梁王跟朱明王朝作对,于是,朱明朝廷派傅友德带领三十万大军进行征剿,历史上称为“调北征南”。盱眙人马耀宗公随征南大军转战云贵,而后驻守毕节,他的第三个孙子叫马瑛,成年以后,被派带领一队人马,来到了毕节后所,在老箐沟一带驻守。在这里,他们一边操练武艺,一边开垦。军人,身上有气力,手中有战刀,你可以想象:在蓝天烈日下,一群生龙活虎般的战士,挥汗如雨,一片片荆棘灌木,倒在他们的脚下,呼啸的山风中,传递着他们的吼声,号子声,笑声……。马瑛公配刘氏,带着他的队伍,硬是将老箐沟一带的深山老林,变成良田沃土。他们在这里安家落户,奠定了百年基业。自从这一批人马来到了这里驻守安居,这里再不叫老箐沟,而叫马家屯,成了毕节卫的五十屯之一,开启了乌蒙山区的屯堡文明。
他们的后代在这里繁衍生息,一代又一代,生生不息,把一个又一个生动的故事,留在了这里,留在了马家屯的记忆里。至今,当地人仍然口口相传,并将一直流传下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开垦山坪,变成一片沃土;
         治理河流,灌溉千亩良田。
老箐沟两边的山腰上,原始蛮荒,丛林密布,野兽成群;沟里水流无序,虫蛇遍布,水草丛生。马瑛公所带领的团队,斩丛林,除树根,铲草挖掘,山腰上一片,命名为上山坪;山脚下一片,命名为下山坪。把从江南一带带来的农耕技术,在这里充分利用。几年间,这里便牛马成群,猪羊无数;稻谷飘香,瓜果遍地。
有道是:“上山坪,下山坪,好似美女晒罗裙”。山坪下,屯中央,小河流水灌溉忙。五谷丰登家有盈余;兵强马壮外显声威。
        钟灵毓秀山峰美   流光溢彩宅院兴
马瑛公卜建兴旺家宅于山坪之下。其后山岳高耸,山坪垂瑞,右后侧山若旗帜耸峙,宛然白虎摇旗,家道兴隆;右前方小河流水淙淙,过前方往左前方流去,恍若蛇行蜿蜒,财源滚滚;宅前几座秀峰尖耸,巍然成队成列,有若朱雀屯兵,门庭显贵。在这里,建有两个四合院,一个叫上天井,一个叫下天井。两个天井石级相连,庭院如画,宅外风清日暖;室内和顺人贤。宅院风光好,子孙振门庭。
        龙潭灵气在    杯碗桌椅生
        无传没典故,有典众人传。
传说马瑛公镇守此地,治山理水有方,地方得以安宁祥和。诚意感动上苍,山水也配合。马家屯有个龙潭,潭在山根,潭里幽深,碧水涌出,清澈甘甜。能与马府灵犀相通,有求必应。如遇天干,只要马家人去龙潭烧纸焚香,需要及时雨,天就降甘霖。若是风调雨顺,五谷丰登,需要办喜事,焚香祷告,便从龙潭里送出桌椅板凳,杯碗瓢盆,借回家用,事完送还。留在毕节的马珍公一支,思慕这里山水灵气,祖人亡故,迁来此地安葬,落难时,首先想到的,就是搬来马家屯。
相传有一姓樊的人家,也来到了这里定居,也与龙潭灵气相通,这天,樊大汉家为儿男完婚,借来桌椅板凳,杯碗瓢盆,用后不记得归还,这些用具一时间化成一道青烟飘散不见了。樊大汉的儿媳不满一个月,去龙潭洗衣服、挑水,从龙潭里舀出了一个海螺,挑回家中,海螺在缸里叫得地动山摇,龙潭里面的海螺也同样朝着樊家大叫。樊家害怕了,把家中缸里海螺送回龙潭里,此时,几边山上的人看见从龙潭里飞出一对白鹤,冲天而去。
从此,龙潭失灵了,家具再没有人能借出来过。樊家也从此衰败了,渐渐在马家屯消失了,其幸存者远居他乡。龙潭水却依然如旧,养育着这里一代又一代人。
待客有主    拴马有桩
马家屯,大事由主,小事任处。其待客之道,招贤纳士主人远迎,,高朋贵宾主人接待热情,邻友常客平易近人,卑鄙无耻小人马府不见不问。凡属骑马坐轿来马府的大官小吏,高朋贵宾,到了心惊沟下马下轿后,马匹就交给马府家人,牵去系在拴马桩上。
后来马家遇到了大难,百年基业毁于一旦,宅院无人料理,渐渐垮塌至于消失,最后无影无踪。唯有那个马桩石,陪伴着天地日月,经历了无数雨雪风霜,从几百年前祖辈栽插至今,拴过无数大官小爷的高头大马,沾过无数各类人的手印指纹,仍然屹立至今。一个看起来不起眼的石桩,却经历了数百年的人世沧桑。如今得到了当地政府和当地人的保护,成了马家屯唯一的见证遗迹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手机版|中华马氏网 ( 浙ICP备09020836号 ) 浙公网安备33082502000231号

JS of wanmeiff.com and vcpic.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, respect of, thank you!JS of wanmeiff.com and vcpic.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, respect of, thank you!

GMT+8, 2020-1-23 01:43 , Processed in 0.084326 second(s), 2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