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华马氏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82|回复: 1

扬州盐商马氏兄弟:不遗余力校书刻书

[复制链接]

1274

主题

1648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9782

最佳新人活跃会员

QQ
发表于 2019-7-24 12:24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清代扬州刻书事业繁盛,离不开盐商的爱好与助推。自清初以来,在扬州经营盐业致富的盐商巨贾,藏书、著书、校书、刻书,蔚成风气,代有其人,著名的有程晋芳、马氏兄弟、黄晟、汪应庚、江春、鲍漱芳等。他们往往经济实力雄厚,兼具真才实学与文化情怀,或附庸风雅,好结交文士,常举办诗文酒会,往往不惜耗费巨资,收藏秘籍,精刻图书,赢得社会的尊重与好评。马曰琯、马曰璐兄弟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
3b80b6.jpeg

1 扬州二马风雅好士

马曰琯(1688-1755),字秋玉,号嶰谷;马曰璐(1695-1773?),字佩兮,号半查,并称“扬州二马”。祖籍安徽祁门,祖父至扬州业盐,遂居扬州。马氏兄弟手足情深,终身未析产分居,友人钱陈群《挽马秋玉》诗云:“君家兄弟名声好,匙箸分尝最率真。”二人爱好亦相似,好交友、行善、读书、著述,所居小玲珑山馆为文友聚集之处,远近闻名。善诗,《清史列传》卷七一评马曰琯的诗“缠绵清婉,沈德潜以为峭刻得山之峻,明净得水之澄”。马曰琯著有《沙河逸老小稿》《嶰谷词》,马曰璐著有《南斋集》《南斋词》,又编有《韩江雅集》《焦山纪游集》《摄山游草》《林屋酬唱集》等。

马氏兄弟绍承父祖,经营盐业,积资颇富。资财应当多用于公益与文化,是马氏兄弟坚持的信念。雍正十二年(1734),马曰璐响应地方官兴办教育的倡议,捐资在广储门外梅花岭侧明代甘泉书院旧址建成梅花书院,学舍轩敞,设施完备,又聘请名贤主持,书院教学有法,成为清代东南地区知名的学府,为扬州教育事业的发展作出了贡献。

马氏兄弟平生喜与文人交,礼贤下士,慷慨尚义,座中多一时名士,如厉鹗、杭世骏、沈德潜、胡期恒、程梦星、袁枚、全祖望、姚世钰、陈章、金农、汪士慎、郑燮、方士庶、高翔等等。嘉道间扬州学者符葆森指出,马氏经营盐业,资产不及他人,而交游广泛,名满天下,主要是因为其风雅和好士远胜其他巨富。

沈德潜则对马氏之癖作了解读:“癖有雅俗,又专嗜而不能兼嗜。而马兄嶰谷,独以古书、朋友、山水为癖。”汪士慎曾长期住马家,其画作常钤“七峰草亭”印,此即小玲珑山馆旁一亭,他的诗句“山馆小留能适意,宽闲随处著幽情”,道出了马家吸引文人的妙处。

袁枚《扬州游马氏玲珑山馆感吊秋玉主人》诗曰:“山馆玲珑水石清,邗江此处最知名。横陈图史常千架,供养文人过一生。”说明马氏供养文人,编印图书,声名卓著。马氏与这些文人志趣相投,承继清初扬州文人的传统,结邗江吟社,常常在马氏住处街南书屋、天宁寺北马氏行庵及各名胜景点举行雅集,诗酒酬唱,兴高而集,兴尽而止。后来并将诗作结集刊行,即《韩江雅集》十二卷,存诗将近七百首,沈德潜为诗集作序称:“韩江诸诗人分题倡和作也。故里诸公暨远方寓公咸在,略出处,忘年岁,凡称同志、长风雅者与焉。”现藏美国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的《九日行庵文讌图》,由画家叶芳林、方士庶合绘,描绘了乾隆八年重阳日马氏兄弟召集诗人雅集的盛况,是清代扬州文人荟萃、文学繁盛的真实写照。

634a38.jpeg

2 营建书屋首屈一指

为藏书、读书、著书、刻书之便利,雍正三年,马氏兄弟于住宅之街南营建书屋。七年至十年,书屋扩建,有小玲珑山馆、看山楼、丛书楼、透风透月两明轩、红药阶、浇药井、梅寮、石屋、藤花庵、清响阁、七峰草堂、觅句廊等十二景。马曰璐《小玲珑山馆图记》载:“将落成时,余方拟榜其门为‘街南书屋’,适得太湖巨石,其美秀与真州之美人石相埒,其奇奥偕海宁之皱云石争雄,虽非娲皇炼补之遗,当亦宣和花纲之品”,遂定其名曰“小玲珑山馆”。山馆结构紧凑,建筑精致,其中的丛书楼,以藏书之精之富,在清代前期江南地区众多藏书楼中可称首屈一指。如姚世钰《孱守斋遗稿·丛书楼铭》所说:“广陵二马君秋玉、佩兮筑别墅街南,有丛书楼焉。楼若干楹,书若干万卷,其著录之富,丹铅点勘之勤,规唐宋藏书家如邺侯李氏、宣献宋氏、庐山李氏、石林叶氏,未知孰为后先?若近代所称天一阁、旷园、绛云楼、千顷斋以及倦圃、传是楼、曝书亭,正恐无所不及也。”全祖望《丛书楼记》也称,马氏藏书与百年以来海内藏书之有名者如昆山徐氏、新城王氏、秀水朱氏相比,“几几过之”。其后乾隆时编纂《四库全书》,马家献书达七百多种,数量首屈一指。

9cb15a.jpeg

3 不遗余力校书刻书

马氏兄弟对校书刻书兴趣亦十分浓厚,不惜斥巨资,不遗余力、持续不断刊刻了大量典籍。他们刻书,多聘名手工楷书写,字体娟秀,校勘精审,楮墨精良,镂刻精善,人称“马版”。清代常熟藏书家顾湘《玲珑山馆丛刻目》说:“维扬马氏藏书甲于东南,所刻诸书精善无匹,艺林珍之。”马氏刻书常用“马氏丛书楼”“小玲珑山馆”牌记。所刻除了前面所列马氏兄弟自著诗词文集和所编几种诗合集以外,还有唐张参《五经文字》,唐唐玄度《九经字样》,宋娄机《班马字类》,宋吕大防、文安礼《宋本韩柳二先生年谱》,宋王应麟著、清阎若璩校勘《困学纪闻》等,多为唐宋善本古籍。另外,马氏资助当时学者刊印所著书,同样广受好评。这其中有扬州八怪之一的汪士慎的《巢林集》,姚世钰的《孱守斋遗稿》,厉鹗的《宋诗纪事》,朱彝尊的《经义考》等。厉鹗是浙江杭州人,学识渊博,而经历坎坷,生活困顿,他曾长期住在马氏小玲珑山馆,充分阅读利用丛书楼的丰富藏书,搜集宋人文集、诗话、笔记、史志等资料,辑成一百卷的巨著《宋诗纪事》,马氏兄弟又出资助其刊刻成书。马氏又应两淮盐运使卢见曾之请,帮助刻成朱彝尊的巨著《经义考》。朱氏为清初著名学者,《经义考》共三百卷,卷帙浩繁,最初仅刊刻一百余卷,其孙稻孙求助于卢见曾,见曾托马曰琯相助,马氏礼聘惠栋、陈章、沈大成、江昱等从事校订工作,费千余金,刻其书之后一百三十卷,终成完帙,洵有功于后来学者。著名学者全祖望也是小玲珑山馆的常客,先于乾隆三年为马氏作《丛书楼记》,六年后,马氏兄弟经精心校勘,编成《丛书楼书目》,全氏又为其撰序,历数扬州前辈学者治学之功,称“马氏兄弟服习高曾之旧德,沉酣深造,屏绝世俗剽窃之陋,而又旁搜远绍,荟萃儒林文苑之部居,参之百家九流,如观王会之图,以求其斗杓之所向,进进不已。以文则为雄文,以学则为正学”。认为马氏非仅仅是藏书家、刻书家,同时也是可绍邗江先正箕裘的学者。马氏又曾费千金为蒋衡装潢所写《十三经》。

可惜街南书屋之盛,随马氏兄弟相继去世,不久便楼馆几经易主,书籍散如云烟,如上引袁枚诗后半所云:“客散兰亭碑尚在,草荒金谷鸟空鸣。我来难忍风前泪,曾识当年顾阿瑛。”至嘉庆、道光时,街南书屋归于个园主人黄氏之手,渐复旧观,不久又毁于咸丰兵燹。近年扬州市政府致力于历史文化名胜的恢复重建,马氏街南书屋修葺一新,陈列图书琳琅满目,盛况过于当年。

今人刘梅先《扬州杂咏》中有《马秋玉》一首,专咏马曰琯:“沙河逸老有行庵,山水清游性所耽。难得嗜书兼好客,一时坛坫擅东南。”

来自:扬州发布 作者:曾学文

马庆喜,浙江龙游范坦马氏,始迁祖为宋殿中侍御史马伸,于南宋建炎二年自山东东平迁入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274

主题

1648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9782

最佳新人活跃会员

QQ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7-24 12:28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最爱文化的盐商马曰琯

盐商马曰琯,“所与游皆当世名家,四方之士过之,适馆授餐,终无倦色”。杭州人厉鹗,工于诗词及元人散曲,来扬州为马氏食客,他利用后者的藏书,尤其留心于宋人文集、诗话、说部以及山经、地志等,著有《辽史拾遗》、《宋诗纪事》等重要作品,蔚成大家,年届六十尚无子嗣,马氏为之割宅蓄婢;另一位寓居于马氏小玲珑山馆的著名史学家全祖望,一度曾得恶疾,马曰琯出千金招聘扬州著名医师,加以治疗;吴兴人姚世钰客死扬州,马氏出面为其料理后事,并刊刻其所作《莲花庄集》;浙人楼锜,年长未婚,亦由马氏出面为之择配完婚,最后也客死于扬州。马曰琯喜爱考校典籍,家中专设刻书作坊,经常出资为清贫的文士刻印书籍,如刻朱彝尊《经义考》一书,就花去千金。马氏刻书校勘精美,装帧时尚,当时被称为“马版”,享誉士林。马曰琯又好藏书,他家“丛书楼”中藏书多达10余万卷,有“甲大江南北”之说。袁枚曾用“供养文人过一生”来称赞马曰琯。

马庆喜,浙江龙游范坦马氏,始迁祖为宋殿中侍御史马伸,于南宋建炎二年自山东东平迁入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手机版|中华马氏网 ( 浙ICP备09020836号 ) 浙公网安备33082502000231号

JS of wanmeiff.com and vcpic.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, respect of, thank you!JS of wanmeiff.com and vcpic.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, respect of, thank you!

GMT+8, 2019-10-14 22:14 , Processed in 0.106616 second(s), 3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